木秀流湍_哥权儿美么

三国|策瑜陈吕√
阴阳师|茨酒黑白晴博√
近期沉迷小迷宫newtmas,偶尔刷刷漫威
一个渣画画的_(:_」∠)_

【瑟莱/TL】Love Actually(真爱至上)

谢谢阿云的生贺!!!特感动!
甜的牙都要掉了嘤嘤嘤(*/ω\*)

看到一半总觉得最后的告白是叶子写的结果还真是!搞那么浪漫结果被当场揭穿告白的话语是参考来的心疼千年老精的脸一秒钟233333333

最后Laerorn真是个懂事的好孩子~~~【。

云笺辞:

*首先这是一篇生日贺文,祝寿星 @墨夜湍_哥权儿美么 生日快乐~虽然寿星的生日是明天,不过我明天可能开不了电脑(躺 只好提前发了,希望不要介意ლ(°◕‵ƹ′◕ლ)


*5000字左右的小甜饼,点梗的要求是使用“哥,权儿美吗”这个梗……所以换了文风写了一篇轻(chou)松(feng)向的短篇_(:з」∠)_应该和平时的画风相差很大……


*阅读前预警,重度OOC,重度OOC,重度OOC画风和平时完全不一样!接地气,抽风,故事设定还是沿用暖阳及假如他们有个孩子的设定,Laerorn友情客串


*以及这个名字和文其实没啥关系,和同名电影更没有半点关系……


*能接受以上的,就请往下拉吧_(:з」∠)_


 


——————————


Love Actually(真爱至上)


 


“Ada,叶子美吗?”


 


“噗——咳,咳咳……”


 


猝不及防地喷出一口咖啡,Thranduil一边呛咳着,一边快速地抽了几张纸巾,擦去了唇边淅淅沥沥的液体。Legolas保持着跨坐的姿势骑在他的身上,此时正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抱着肚子蜷成了一团。


 


Thranduil表情无奈,他略作整理,搂着Legolas用更无奈的声音问:“你又看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最近Legolas迷上了看小说,闲在家里无事的时候就会抱着个平板窝在沙发里,一边嚼着爆米花吭哧吭哧地看,一会又倒吸一口冷气,摸着手臂拍掉上面新涌起的一群鸡皮疙瘩。


 


Thranduil对Legolas的业余爱好一向采取听之任之的态度,不过这一天回到家,看到Legolas团缩在沙发上,嘴里丝丝抽气,露出一脸仿佛牙疼般的表情,于是就走过去,往他的平板上扫了一眼。


 


不看则已,一看五雷轰顶。


 


“……L先生坐在一堆衣物里,捂着耳朵,神经质地不住摇头;他一边抽抽噎噎地哭泣,一边嘶哑地喊‘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Legolas:“……”


 


Thranduil:“……”


 


“T先生搂过他,难掩满脸的心痛说道:‘你听我解释……’,然而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L先生还是不断地推开他:‘我不要听你解释!你走!’”


 


Legolas:“……”


 


Thranduil:“……”


 


“这是什么……”Thranduil皱着眉,忍了半天还是决定不要对Legolas的爱好作出太刻薄的评价,“……新式文学?”


 


“哦,是‘同人小说’。”Legolas干笑几声,比划了一下两人:“我和你的真人同人……”


 


“……”


 


 


 


经过Legolas的解释,Thranduil才终于弄清了事情的始末,原来Legolas看的正是一本近期很火的小说的同人,而那本小说的两位男主正是以他们为原型的。


 


“为什么是以我们两个为原型的?”Thranduil问。


 


“哦,因为那本很火的小说就是你的儿子写的。”


 


“哪个儿子,大的小的?”


 


Legolas的嘴角抽了一下,决定换种说法:“好吧,是我的儿子写的。”


 


Thranduil:“……”


 


按照Legolas的说法,像Laerorn这种“特立独行”——面对Omega的信息素就像遇到马奇诺防线的德国兵,直接绕道而走——的Alpha,某一天也会突然打通了头脑上的某个关窍,开始对AO之间的交往感兴趣起来。虽然Legolas夫夫都曾表明过对Laerorn将来选择伴侣的事情不插手也不过问——前提是双方两情相悦就好,就算对方不是Omega,而是Beta,甚至是Alpha,只要Laerorn认准了天天打一架来决定上下问题的生活同样幸福,夫夫俩也能面不改色地接受并祝福对方。


 


不过话是这么说,真的涉及到了独生子的感情问题——尤其是初恋,Legolas尽管事先说好绝不插手,但也不妨碍他在背地里偷偷和Thranduil八卦一下。


 


“Laerorn一定是有了心仪的Omega。”Legolas一本正经地下了结论,“你看他这本小说,主要就在写身为Alpha的国王和身为Omega的王子的爱情故事……而且写的还挺细腻的。他自己也对我承认了主角的原型套用了我们俩,你知道一个孩子用父母作为原型来写爱情故事意味着什么吗,Thranduil?意味着他对爱情产生了好奇,而好奇心来源的根本就是他有了喜欢的Omega!”


 


“……好的,好的。”Thranduil煞有介事地点点头,“那为什么说对方会是一个Omega?”


 


“因为这是一个A和O的爱情故事。”


 


……哦。


 


Thranduil对Laerorn到底有没有喜欢的女孩或男孩没有任何的兴趣,他只关心那些可怕的“新式文学”究竟是怎么兴起的。


 


“Laerorn说他在读者访谈里提到过小说主角的原型,”Legolas用手指飞快地滑动着屏幕,打开了他的推特,“看,就是这个,王子的原型叫‘L先生’,国王的原型叫‘T先生’。顺带一提,Ada,Laerorn还在访谈里提到‘T先生’的性格实际上比书中国王的性格还要恶劣百倍。”


 


“……”要这种儿子的意义何在,Thranduil扪心自问。


 


“大概是有读者觉得‘比国王的性格还要恶劣百倍的’‘T先生’与‘L先生’的故事会更加有趣,所以就有了刚才你看到的那些。”Legolas着重了某几个关键字的发音,向Thranduil戏谑地眨眨眼睛。


 


“……”Thranduil觉得自己有必要“拜读”一下二娃的作品了。


 


 


 


之后的几天,Thranduil的手里捧着几册Laerorn的新书——Legolas给的,以一天一本的速度快速阅读起来。与此同时,他还问Legolas要了Laerorn的推特号,注册了一个“Daddy is watching you”的小号关注了他。


 


白天的时候Thranduil就在办公室里翻阅Laerorn的新书,晚上就上推特转发Legolas艾特他的同人。


 


开始时,Thranduil对这种原著和同人之间来回阅读的方式很不适应,不过很快,他就把Laerorn目前的连载先看完了。Legolas在他刚开始看的时候笑着问他,Laerorn写的是不是挺不错的,Thranduil抬高了下巴嗤之以鼻,然后转而用那个“Daddy is watching you”的小号催文去了。


 


也不知道Laerorn有没有认出这个小号,总之没有回他。


 


对Thranduil来说,同人这种“新式文学”就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他不明白Laerorn书中那对连个告白都没有蹦出来的国王和王子在同人中居然有那么多种姿势不一的玩法——对姿势不一,特指某个时间点在某个地方的姿势。Legolas帮他开通这个私人小号的时候坏笑着让他“晚上再看推特谢谢合作”,没想到这个晚上还真的格外应景。


 


看的次数多了Thranduil就怀疑这是不是Legolas对他的情趣暗示,于是在下一个发情期到来的时候把同人文里提到的姿势玩法都用了一遍,这个结果直接导致了他在客厅里睡了三天,并且推特也被Legolas拉黑了。


 


“我不会再帮你删选同人了,Ada,你自己找吧。#再见”——来自Legolas的推特私信,收到这句后Thranduil发现他又被对方拉黑了。


 


Legolas好像对自己儿子的文的同人文特别感兴趣,尤其是‘T先生’和‘L先生’的真人同人,看的时候一边雷的浑身发麻,一边又有一种诡异的兴奋感,充分诠释了什么叫做“痛并快乐着”;Thranduil则连基本的“专业用词”都没有理清楚,比如他从来都没有搞清楚那个究竟是叫RPS还是RPG,又或者是GPS和GDP。


 


于是没有Legolas帮他扫雷的日子里,Thranduil被雷劈了无数次。


 


被雷劈多了的结果就是,Thranduil第二天看策划报告都能联想到昨天的天雷,于是手一抖就把文件给甩出去了。首席秘书Galion为他整理好文件,顺手泡了杯咖啡递到他面前,玩笑了一句:“Boss你怎么了,人设崩了吗?”


 


Thranduil不假思索地回答:“OOC了。”


 


“……”


 


这回换成Galion被雷劈了。


 


 


 


好在这种持续被雷劈的日子没有持续很久,第二天Thranduil发现Laerorn更文了,国王和王子大吵了一架,王子离家出走了。


 


文下面的评论顿时炸成一片,眼泪与寄刀片齐飞,哀嚎共求轻虐一色。


 


……联想前几天Legolas对他单方面的冷战,Thranduil相信这文确实是根据他们写的了。


 


为了防止这文走向BE,Thranduil觉得自己有必要采取一些行动,他滑动推特主页搜tag,刚好看到一篇文,题目鲜明地写着最后的告白。


 


Thranduil点了进去,然后看到原著中刚刚分开的国王和王子在这篇文中再次见面了,那位总是冷漠高傲的国王在见到他的王子后一把抱住了他,覆在他的耳边对即将远行离去的爱人说道:“I love you,more than anyone,more than life。”


 


战场边的风声幽咽,王子的眼里噙着泪水,回应了他。


 


Thranduil滑动的手指顿了顿,他忽然想到那么多年来,自己竟然也没有对Legolas告白过。他们在一起的方式似乎是那样的顺理成章,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任何彷徨,就那样坚定地选择了彼此,握着对方的手一直走到了现在。


 


或许他应该正经地补一次告白。Thranduil想。


 


这周末的时候,Thranduil在家准备了一次烛光晚餐,精心煎了双人份的牛排,准备好了配菜,还开了一瓶新拍下来的红酒。Legolas坐在他的对面,似乎对Thranduil这样郑重其事的样子有几分诧异的好笑,然而气氛很好,他也不便提出来扫两人的兴致,就这样借着微醺的灯光和醇烈的红酒,和爱人交换酒杯。


 


Thranduil坐在餐桌的另一端,心里把那句借鉴来的告白翻来覆去地演习了好几遍,他以前总对别人约会时这样装模作样的行为不以为然,然而风水轮流转,这一天也轮到他身上了。


 


晚餐过半的时候,Thranduil啜了口红酒,有些不怎么自在地轻咳了一声。Legolas停下正在切割牛排的动作,放下刀叉,歪过头看了他一眼。


 


“Ada,Thranduil。”Legolas的眼眸映着烛光,笑意和期待在那双深海似的眼波里流转,“你有什么想和我说的吗。”


 


“想说的?嗯,想说的,确实。”Thranduil咳了一声,他推开椅子站了起来,表情淡定,接着从容地走到了Legolas的身边,单膝跪下。


 


那双骨节分明的大手握住了Legolas的,在他的指尖悠悠一吻。


 


“My love,听我说。”Thranduil的声音低沉悠悠,他的眼神专注地看着Legolas,连同一室的烛光都收拢在了那双浅淡的眼眸里:“有一首歌的曲调一直在我的心中徘徊,尽管我从未对你言明过,但是它的旋律我从未忘记。我已经用过去足够多的岁月来吟唱这首诗歌,现在我希望,你能够给我以未来的时间来继续向你诉说。”


 


“I love you,Legolas。”Thranduil说,“More than anyone,more than life。”


 


Legolas的指尖颤抖了一下,他带着一种惊异的、不可思议的神情凝视住Thranduil。红酒的香气在厅内飘荡,醺然欲醉的芬芳网一样笼罩住Legolas,他看到Thranduil安静地看着他,那深邃眼眸中酝酿的爱意仿若星空一般恒久永存。


 


他反手握住了Thranduil的手掌,嘴唇微张。


 


“……Ada,你这句话是‘最后的告白’里的吗?”


 


Thranduil:“……”


 


Legolas:“……”


 


告白的时候被揭穿台词是参考来的,这就很尴尬了。


 


Thranduil不知道现在该纠结自己没选对台词好,还是该纠结为什么Legolas也看过这篇文,他整个人跟石雕一样单膝跪在Legolas的面前,感觉下一秒就该在爱人的笑声里风化了。


 


Legolas强忍着不让自己笑出来,但是完全忍不住。他的嘴角大大地扬起,却不是为了嘲笑Thranduil,而是出于一种从心脏深处油然而起的、火热到能将他融化的高兴与悸动。


 


他推开椅子,把Thranduil拉了起来,对方的表情还有那么几分懊恼,兼之进退不得的窘迫。


 


但是Legolas毫不在意,他把自己紧紧地嵌到Thranduil的怀抱里,双手搂住他的腰,脸埋进他温暖的颈侧。


 


“我想说,我愿意把我未来全部的时间都给你,Thranduil。我喜欢听你对我继续吟唱这首诗歌,我也想把这首歌的旋律同样唱给你听。”


 


Legolas轻声地说,他拉过Thranduil的手掌,贴在自己的胸膛上。


 


“听到心跳声了吗,”Legolas对他调皮地眨眨眼睛,他的心脏跳有些快,咚咚得像一曲刻意放温柔的架子鼓曲。“这样的歌,我想永生都只为你一个人唱。”


 


气氛很浪漫,告白也对轨,Thranduil却觉得哭笑不得。Legolas的告白技术什么时候练得那么好了,这让他情何以堪。


 


他不去理会这场告白究竟算失败还是成功,也不去理会该死的现实果然不会像小说一样按着剧本来,他只能纵容地让Legolas贴了上来,然后圈过他的脖颈,吻住了他。


 


 


 


“加个番外吧,Laerorn。”


 


“嗯,那番外的内容是什么,Ada。”


 


Legolas盘腿坐在地毯上,他的前面摆放着一台笔记本。Laerorn的声音从耳机里不急不缓地传来,令他笑了笑。


 


“就国王和王子的日常选段吧,用现在人类的话来说,‘虐狗’?”


 


“……”


 


“Ada,”Laerorn的声音有点无奈,“正文里面国王和王子还没在一起呢。”


 


“也对,”Legolas点点头,想了想,“那还是我自己写吧。”


 


“……”


 


挂断通话后,Legolas点开文档,调出一份名字是“最后的告白”的存稿。上一次的结尾停留在王子离开王国的那一刻,Legolas的手指移动到键盘上,飞快地敲打起来。


 


“……他飞快地奔跑在树林里,去迎接一场属于他的星光盛宴。他的心随着溪水流淌,随着清风追逐,随着深处传来的呦呦鹿鸣在林间激烈地跃动。黑夜褪去了沉重的面纱,晨曦镀在金色的魔法河上溢彩生光。他的猎靴穿过丛丛幽谧的树林,越过根系上横跨的蔓枝,踏上石殿前孤清的台阶,最后在那个熟悉的身影前停下脚步,撞进了一双苍蓝色的世界。


 


他慢慢地靠近那个人,心跳在一瞬间变得平和下来。他用目光描摹他的眼睛,鼻尖,唇角,在渐渐拉近的距离里闻到了一股悠长的木叶芬芳。国王就站在他的面前,用摊开的掌纹向他宣布一场旅途的终点,他的心蓦然明白过来,所谓旅途的终点就是要回到他的身边。


 


他把手放上去,嵌进去,他们的掌纹贴合在一起摩挲。国王就那样长久地看着他,然后忽然伸出了另一只手——将他一把抱进怀里。


 


‘欢迎回来,我的王子。’他的王这样说道。


 


‘我回来了,Ada。’”


 


敲下最后一个END,Legolas心满意足地关闭了文档,建立了一个名叫“番外”的新文档。金发的精灵向后倚靠在垫子上,心里想着该写些什么故事才能不枉费“虐狗”的终极目标。或许该写周末的清晨,Thranduil自己赖床不肯起,还非要把起床的他一把拽进被窝里,抱着他不让他走;


 


或许该写大扫除的下午,他在整理完沙发后后仰倒在了地板上,嘴里故意说着“Legolas需要Ada亲亲才起来”,等到Thranduil来拉他的时候,又一把把拽他下来,然后两个人就着长毛地毯热情地滚了一个下午;


 


又或许该写做晚餐的时候,他从背后搂抱住正在做菜的Thranduil,嘴上说着绝不打扰大厨做菜,却不停地让Thranduil喂他一口尝尝,结果在菜肴上桌前就把晚餐吃得七七八八。


 


这年头虐个狗都不容易啊,Legolas感慨地想。例子太多举不完,只好随便挑一个写了。


 


正准备动笔,旁边放着的手机却一阵震动。Legolas划开一看,是Laerorn的短信。


 


“‘番外想好要取什么名字了吗,Ada?’”


 


Legolas想了想,盯着屏幕发呆了片刻,忽然一笑。


 


他拿起手机,一字一句地写下了自己的答复。


 


“就叫‘Love Actually(真爱至上)’吧。”


 


END


 


——————————


最近很少上lof,and我估计这样隐形消失的状态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评论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