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秀流湍_哥权儿美么

三国|策瑜陈吕√
阴阳师|茨酒黑白晴博√
近期沉迷小迷宫newtmas,偶尔刷刷漫威
一个渣画画的_(:_」∠)_

【脑洞】瑟莱 伪替身梗+重生梗

翻手机备忘录,发现了一篇很早以前写的跟人分享脑洞时写的脑洞大纲。干脆也放一下出来好了。本来想跟上一个脑洞一样不打tag有缘才见,怕剧透,我毕竟还是挺想以后锻炼锻炼文笔写写文的……不过这个脑洞的要求有点高,估计我没多十年的生活阅历根本写不出来……所以也无所谓剧不剧透了_(:_」∠)_

叶子战死百年之后(似乎这是我大多数脑洞的共同点……)还魂在了另一个新战死在战场上的西尔凡战士身上并回到瑟爹身边,瑟爹对这个西尔凡战士有种蜜汁熟悉感,这个故事主基调就是瑟爹和用着别人的身体的叶子经过一系列的事情和瑟爹的单方面试探叶子反试探最后相认。

因为那个西尔凡战士是因为叶子还魂而在几年后重新出现在密林的军队里的,在此之前他因为战争过后没找到尸体一直被登记为失踪人口,在战场上失踪的战士有两种可能,一个是单纯的战死尸体没被找到,另一种可能是被半兽人抓去俘虏了,所以一开始密林的精灵们包括瑟爹都一直在小心试探这是不是被半兽人同化了派回来的叛徒,也就是在这期间瑟爹感到了战士身上的熟悉感。于是瑟爹对这个西尔凡战士的试探除了从一开始的试探是否敌人外还开始试探他可能有的密林已故王子的身份,虽然叶子总是能巧妙应对,可瑟爹因为试探总是得不出自己所希望的结果越发害怕那个最有可能的事实,而自己因为这个西尔凡身上的叶子的熟悉感而对他产生了感情并且一方面希望对方就是叶子又同时觉得愧对叶子。对叶子的试探包括战况分析方面(叶子经过专门教育的和普通的西尔凡战士的战略视野)说话语气及用词方面和性格方面,还有下达命令时故意使用一些昆雅语词汇(古老的昆雅语在地位低等的西尔凡中几乎没人会),还有一个最终让瑟爹确认叶子身份的关键,字迹,叶子远在战场前线要给在总部的瑟爹回公事信件,习惯性地写了前两个单词My king的时候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字迹会被看出,于是把原来那张纸扔进了军帐的垃圾篓里重新拎了张纸写,没想到瑟爹专门要求了在前线为叶子收发信件的精灵战士特别注意叶子军帐里的有字迹的废纸,然后叶子回的公事信件和扔在垃圾篓里的只写了一句My king的废纸一起被送到了瑟爹手里。

原本想的是瑟爹确认身份之后就尾声了的可脑着脑着忽然又想到了一个新想法,之前不是说过叶子用着一个在战场上失踪多年的西尔凡战士的身体回到密林被怀疑是被魔多抓去同化后的精灵嘛,之后一直的试探都是瑟爹个人单方面的,别的精灵可不知道啊他们只见到他们的王对那个很有可能是魔多卧底的精灵越来越感兴趣并且越来越让他参与战事中心事务中去,于是我又构思了一下,还没想好安排在哪里,还魂后的叶子和半兽人打过一次交道,打个什么样的交道还没想好,总之在瑟爹拿到字迹确认了叶子身份后,在一次两人都在场的战斗中,那个半兽人认出了叶子,并以一种特别热切的语气说干得漂亮我们没看错你这场仗现在因为你变得对我们完全有利。叶子此时冷汗直冒,因为他因为半兽人的话语发现自己之前在密林参与的战略部署几乎全在魔多的掌控之中,自以为是捕螳螂的黄雀,可螳螂其实是捕鸟人。这让本来就对他抱有强烈不信任的西尔凡精灵十分愤怒,认为他确实是魔多的卧底,瑟爹也震惊得不行。无奈下叶子只好顺着半兽人演戏跟着半兽人走了,顺便送了瑟爹肩膀两箭(其实是警告瑟爹不要追,喜闻乐见的洒狗血)

叶子跟着半兽人到魔多后一直努力表现试取赢得魔多信任,并成功得到一定的自由及权利。这期间他一直尝试获取密林军的消息,并悄悄在战略部署里故意留下些适合密林军钻的空子(当然是为最终战准备的,不然在哪次战役中就被钻了空子叶子就会被怀疑了)。阿拉贡直接设定成刚铎国王,与密林军及其他正义势力一起与魔多的黑暗势力战斗。他于幼年期在瑞文戴尔与来送信的叶子相识,并于日后成为挚友。最终战役来临前,在一个叶子的另一个挚友矮人吉姆利不在帐中的夜晚,叶子偷偷夜访阿拉贡,告诉了他另一种取得胜利的方法,阿拉贡感到对方身上的熟悉感但表面上因为他为魔多效力而对他感到十分不屑,却在思量权衡中发现叶子提的这个方法的确对刚铎损耗更小,且万一对方真是在骗他自己也可以在那种情况下保持住局面,确实是个很好的选择。叶子在临走时还很具含义的轻唤了句艾斯特尔,让阿拉贡有一瞬间的惊讶,并想起了那个遥远时光中的精灵。吉姆利回来后阿拉贡跟他谈起这个神秘的“敌人”,吉姆利十分震惊,虽然精灵挚友生前总是与他吵架,但阿拉贡说完后,吉姆利已经泪流满面。多番犹豫商讨后阿拉贡和吉姆利决定采用那个“敌人”的策略,并最后与正义联盟一起因叶子的里应外合取得完胜。这一大部分剧情要填补成一篇文的话我觉得我得去读读孙子兵法了_(:_」∠)_

叶子还在密林期间肯定得因为瑟爹的试探发生一些矛盾,由此引出瑟爹回忆叶子死时的场景和叶子回忆自己死时的场景。最喜欢这个场景了一定要多费笔墨描写【。叶子那时候力气耗尽浑身是伤,不慎跌进冰层夹缝中,孤零零地躺在夹缝底部,浑身的伤口并没有伤到要害却因为伤口太多且没有力气抬起手为自己止血最终血液流尽而死,也就是说要是瑟爹早点找到他他很有可能不会死。瑟爹因此一直十分自责。最终战役时叶子受伤,又是同样的状况。叶子望着窗外被战火照亮的夜空绝望得想没想到自己第二次死还会是同样的死因。可是瑟爹这次赶到了,并且救出了叶子。战果已定,最后是父子二人跪在外边大街上叶子扑在瑟爹坚实的怀里再也按捺不住地哭喊“ada”,不知不觉方圆五十米围绕了一圈杀进城来的西尔凡战士,没有一个人上前去打扰这对经历了死别又经历了生离的父子。在最后,中土黑影完全消灭,精灵的时代结束,父子携手带领子民西渡,并且维拉们为叶子重塑了一个跟叶子原来的身体一摸一样的新的身体,HE终。

我也不知道自己明明爱看BE可是这个舍不得BE了……明明可以让瑟爹第二次又一次没能救到叶子的。估计是觉得之前花了这么多文字讲述了一个他们从试探到相认的故事最后又死了的话觉得没有意义吧。这个脑洞真心喜欢,希望我有生之年可以写出来……………………

评论(8)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