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秀流湍_哥权儿美么

三国|策瑜陈吕√
阴阳师|茨酒黑白晴博√
近期沉迷小迷宫newtmas,偶尔刷刷漫威
一个渣画画的_(:_」∠)_

最后还是偷懒没上色【。】

[陈吕]忌

哇啊啊啊啊啊啊谢谢!继续在吕布受的冷坑里抱团取暖呀!ᖗ( ᐛ )ᖘ

提弓跨马:


  •  @木秀流湍_哥权儿美么 生贺


  • ooc,不合史实(比如吕布他禁酒,自己应该也不随便喝酒来着)


  • 三处文言台词是引用三国志中原话。




从丁原、董卓、王允、曹操、刘备,到侯成、魏续与高顺、陈宫,吕奉先这辈子就没有及时看透过该看透的人。



亲信者背叛他,梳离者生死相随。这其中缘由,他身被紧缚,跪在堂下的时候,也没有想明白。



而他最不明白的人就是陈公台。



早知有今日,他恨不能当初在洛阳温氏园里初遇曹操时,就与他饮酒结交,把臂言欢。那末到了眼前,就不会是被缚阶下的光景,哪里由得这大耳贼高坐在堂上挑拨。



而陈公台这个人,明明与曹操有旧,却在生死悬于人手之时,依然这般强直顶撞,不肯低头。当初他也未曾受到过曹操的冷遇薄待,恰恰相反,是陈宫弃曹而去,曹操一直表现得颇为唏嘘怅憾。他甚至不需要乞命,需要乞命的是他吕奉先。陈公台只需点个头,曹孟德恐怕就当即为他松缚,牵着他的手引为座上宾客,又添一段惜才佳话了。



陈宫说:“但坐此人不从宫言,以至于此。若其见从,亦未必为禽也。”
吕布别开眼去,心中哑然。



本来听陈宫之计,两相夹击,是可胜的。



但他信不过陈宫。



他只晓得用功勋换赏赐,用恩惠换忠诚的道理,明码标价,公平公正。良臣择主而栖,两人君臣相得,推心置腹,互相礼以为国士与主公,这份情义,吕布是参不透的。他品了又品,也只知臣子大才,卓有功绩,主君亲厚奖赏,那是理所应当。



当初郝萌之变,叛将当庭指认陈宫,他一句话也未说。郝萌是个什么玩意,他吕奉先又是什么人?陈公台是个聪明人,自然不会干蠢事。除却一开始的措手不及,之后事态尽在吕布之手,他自然能给出充分的“信任”。



而在强敌兵临城下,团团围困之际,在那种背水一战的情景下,他吕奉先给不出任何东西,陈宫弃他投曹简直再自然不过——甚至吕布到现在都不清楚他到底为什么不这么做。那点建立在等价交换上的信赖顿时就风雨飘摇,无所依凭了。



吕奉先本身从来没有作为人受到过充足的信任。在别人帐下时,他是把刀,是条狼狗,是匹马驹,就不是个人。



再后来,所有人见吕布赤红的羽冠与口唇,都只当见他噙着丁原董卓的鲜血,见他示好都惟恐他割自己的咽喉。他当年那般拉拢刘备,对他说:“关东诸将无安布者,皆欲杀布尔。”刘备表面应得一派得体,称那些人不过是为温侯威势所慑云云,大概也不过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心中说不定还是颇为赞同的。



这“君子”投了曹,不是当初寄在他篱下的光景,可不就也成了欲杀他的众人中一员。



从未被人那般信过,自然也不知如何以信待人。



吕布重又勉强昂起颈看着陈宫,似有些悔,又带着些恳求。



而陈宫没有看他一眼。



—————————



郝萌之叛平定的当晚,吕布抱着酒坛,闯进了陈宫的房中。谋士匆忙放下笔来,也顾不上是不是在竹简上多划了那么一道,连忙将脚步踉跄的主公扶在臂弯中,引到床前。



幸而吕布未着甲胄,不然这一下玉山倾倒,陈宫非得直接被压趴不可。



一场谋乱甫平,吕奉先身为主公,自然是既松了一口气,又耿耿于怀。大约是心里还是不平和苦闷,他喝得有些过量了。翅冠不知是在哪里蹭得歪斜,往日里神威凛凛的两根火红的翎尾如今只余下一根直倔倔地立在空中,另一根耷拉下来,软软地垂在他的脸侧,垫在两人中间,随着他的动作蹭动,挠得人发痒。



一烛灯火将他的面容映得半明半暗,双瞳神气朦胧,璀璨如星。



“公台……公台……”吕布半伏在陈宫的胸前,含混地喊着,凑得极近,酒气喷吐在陈宫的面庞与颈项上,令他微微曛然。



“主公……”陈宫轻声相应。不料吕布醉得无法进行有条理的对话,听了这一声反而打了个激灵,抬起头来:“谁,做什么喊我。”



陈宫哭笑不得:“是属下。”



“喔,是公台啊……”吕布捧起了陈宫的脸,直勾勾地看着他,那眼神已经不能用专注来形容,倒像是在战场或是猎场上拉弓前流露出的那般,是摒弃了一切杂念的志在必得。



他说:“公台……你是大将,布不能没有你……你懂吗?”



虽然被人从长安城里赶出来了,他还是仪比三司的温侯,还是人中吕布,还是能开弓一箭震慑满堂宾客的吕奉先。而此时此刻,叛乱之后,他醉得不能自控,倚靠在自己身上,语无伦次地说“我不能没有你”。那一瞬间陈宫心头掠过往昔种种,千般滋味化为酸涩与豪情。



便是这个人了,终身追随,休戚与共,不会改悔。



吕布支撑不住地往下滑落,额头抵在了他的肩膀上,手也顺着身体的线条往下走去,哑着声重复道:“你懂吗?”



武将的手,关节分明有力,带着薄茧,动作精准,又不知是体温还是酒力的缘故,高热得简直可称为烫手。谋士不由得吞咽了一口。



然而吕奉先停了片刻,又这样问道:“郝萌……究竟有何能及我?”



陈宫迅速地冷了下来。



原来他并不是真的相信。



————————



听到陈宫这么说,曹操的自然明白他心里那种为臣者呕尽心血而不得信重的幽愤,脸上显露出笑意来:“今日之事当云何?”



“为臣不忠,为子不孝,死自分也。”



—完—



陈宫其实什么都知道,而吕布根本不记得。

有完没完了真的是……后边的我都没参与了但因为被挂和事情越来越像裹脚布一样又臭又长搞得我现在连喜欢的写手的文都不敢点赞评论了,我还是在自己lof里放个解释吧……单单截我这两句话的人真的是恶意很大了,我后边两句这么重要的表明态度的不截就截我说自己喜好那两句,我被挂是最冤的好吗……还不能让冷门梗爱好者自己脑子里想象了啊……我正常在自己的地盘跟人谈及自己的喜好,你喜欢薯条配番茄酱的为啥要管我薯条配番茄酱配烧烤酱配芥末配冰淇淋都可以的,还说我不尊重薯条啊?

“创作难道不就是在故事里面传递一些正面或者大家喜爱的能量/事物吗?这样都没义务的话,那你的三观下限我是服的。”真是shzy核心价值观教育下的成功产物啊,那好,如果以后国家加大了对不限于同人的创作的限制,要求所有作品必须得符合shzy核心价值观高声歌颂shzy好,每个创作者头顶上都悬着一把达摩克斯之剑人人自危的时候,你千万不要站出来说什么创作自由。

作为一个澄清及解释事情经过

6KYLIN9:

首先,这并不是回应撕逼,也没有要和人争论,同样也不针对个人,只陈述完整事实,澄清莫须有,以及补上道歉。




菩提的道歉


群主(我)的道歉




14号晚上开始,事情完整经过是这样的:




       群里因为桑总的生日即将到来,决定准备一个生贺的活动,由21人在72小时内陆续发布生日贺文,内容以Newtmas及Dylmas为主。




       第一天,其中一位作者 @炒鸡帅气的菩提提 的生贺文中(现已撤出),在第二结局的BE结局中(第一结局是HE,并且有分割线提示了第二结局是BE请考虑是否往下阅读的字样)写到了一句路人QJ以及最后N自杀的文字,但是在开头时却并未预警到有这样的情节。随后不久有人将这第二结局的这一句话,截图给了 @猫骨头 ,让猫骨头觉得难受,随即在LOF上公开表明→不喜欢路人QJ剧情,以及作为生贺这样的文章十分欠妥,并表示要就此封笔小迷宫另寻净土。




       与此同时幽地群里就开始骚乱了。


       菩提很快在手癌群中道歉并且也加上了预警,但同时因为在菩提那篇文的留言中,仍然有许多人表达不满与愤怒,便最后决定删除这篇有争议的文,同时也撤出了活动,不再作为活动中的一篇。




       事情本该到此结束,然而猫骨头接着再次修改了自己的声明,将幽地群里讨论的事情,以及私下说话时过于激动的内容公开贴在LOF上,而且完全没有打码,并且,只是断断续续的记录截图,过于断章取义。本来群里的事情就应该在群里解决,私以为将别人私下里说的话截图公开,并且牵扯到毫不相关的无辜群众,有些过分了。




关于这个澄清的重点有以下几条:




1.菩提于生贺文中置入这样的剧情的确欠妥,并且开头也并没有打上预警,对于这点进行道歉并删文撤出。以及6KYLIN9对于活动把控不严出现纰漏→ 菩提  6KYLIN9 




2.附上在手癌群中道歉的截图,码掉路人太太们→手癌群截图




3.对于猫骨头不喜欢这样的剧情而退圈,这个锅我们不背。同样挂我们出去的那些并非事实的飞来横锅,我们也不背。事实上这样的剧情并不只有这么一例,AO3或LOF等等地方其实都有非常多,个人口味不同,菩提只是并未上好预警并且在生贺发这样的内容欠妥而已。


我们在本以为当晚事情就会结束,结果第二天便被挂上LOF,针对我们看到的那些,第一时间做出澄清→我们不背锅(长条预警)




4.我们不想再继续这件糟心的事情了,于是立刻全员禁言进行公告,并非没有处理这件事情→群主发言




5.对断章取义放置的幽地群截图对话进行完整补充,请看完前后文再来对情绪化的发言做出评论。每个人多少都有情绪激动而言语爆冲的时刻,但我们从头到位也都尽可能保持缓和的语气,并没有真的言语攻击过具体的某个人,与手癌群里是完全不一样的,过于信任片面的截图,致这样的结果实在令人心寒


被踢前手癌群聊天记录


幽地群聊天记录(长图预警)




6.关于  @老坑(酆都司马少) 和手癌群合志的问题属于私人恩怨,与事情无关所以不提,请移驾个人的LOF讨论。幽地群中言论会更加约束,希望大家私人恩怨私下处理。


16号白天挂上TAG的那位 @菠萝包是豆沙馅 ,私人恩怨挂人,请不要打上TAG,并且居然还扯到别的圈子里去,还在评论里将活动中无关的其他的作者一并也都说了【怀疑水平】,否定作者们认真产出的心血,我认为是十分不妥当的一件事(还牵扯无辜的人)但我们并不会揪着不放,只希望不要再次发生。菠萝包的截图




7.作为桑生贺活动我们的本意是好的,不希望在生日当天还与人撕逼,因此等到这么晚才发了澄清及道歉帖,让等待的小伙伴们着急了,抱歉。






最后,理性思考,理智发言,希望每位评论者都是认真的了解事情始末后再来发表意见。KEEP CALM AND CARRY ON。


以及希望这件事情就此落幕,该道歉的道歉了,该澄清的澄清了,希望这片净土不要再带上硝烟味。




群主-6KYLIN9



【Newtmas】生日贺图!!!

桑总生日快乐啊!!!把蛋糕上28的8给遮了因为根本看不出来这是已经28了的人啊233333

【二十四节气】立夏


两小无猜竹马竹马(?)

一个梦

今天做了一个巨刀的梦,跟群里讲完之后决定这里也发一下报社【不是】
这个梦发生在电影3结尾之后。abo背景。

minho把newt的遗体带上了准备航向避风港的轮船,并且单独要了一个房间表示想跟newt最后独处一下。thomas还昏迷不醒在隔壁房间躺着。

这段我的视角是minho,newt被安静地平放在床板上,我坐在床边的凳子上抓着他冰凉的手。

然后我感觉到newt的肚子好像有动静,解开他的衣服一看发现他的肚子下有东西在一动一动的,好像在努力想冲出来一样。梦中的作为minho的我这时候的反应居然是我在现实中看过的异形的电影(……)吓得我赶紧冲出去把文斯他们都叫过来了。

结果房间里围了一圈人,所有人当中只有救出来的那批孩子中有个女孩懂一点相关的医疗技术。船上没有手术刀,只能拿一把被火烧了一下的匕首把newt的腹部剖开,黑色的污血流了一地。

是一个孩子。一个非常瘦小的孩子,小到文斯一只手掌就把他托起来了。这个孩子跟已经流了一腹腔的黑色污血不同,他是正常人类的肤色,更加神奇的是连接着他和母体的脐带,连接母体的那端是非常不详的黑色,他这端就变成健康的红色了。

但可能是他被留在已经死去的母体内太长时间,他出世之后不哭也不闹,呼吸和心跳都非常微弱。这时候我的视角应该是转换到另一个人身上了,我视线里的minho因为想帮忙但不知道怎么帮想去碰孩子但又不敢碰急得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最后还是那个懂一点医疗技术的女孩,用了一些我的视线看不到的方法(我附身的这个人好像有点矮),孩子的哭声终于在不大的房间里响了起来,顿时整个房间的人都笑了但同时又哭了出来,又哭又笑的,尤其是minho,笑得最灿烂哭得最大声最难听。

Thomas全程在隔壁躺尸昏迷不醒【。】

还是那个女孩,用了船上一些简易的医疗设备,发现这个孩子也是完全免疫体,也就是说,血液能完全杀死病毒。

所以在newt完全狂化之后他还能作为一个正常的人类活在母体内。

接下来好像发生了点不太重要的事情,我完全记不清了。下一个比较清楚的场景就是在避风港了,这里我好像又变成了上帝视角。thomas在避风港醒来的时候newt已经下葬了,那个在襁褓里安静熟睡的孩子被递到thomas怀里的时候他终于放声大哭了起来。

最后一个画面是thomas来到newt被安葬的地方。因为我是上帝视角我还透过了泥土看到了newt已经腐烂了的样子……

结束。梦到这里我已经是哭醒的……

Thomas看Gally感觉就像看Newt的前男友一样【。】

看完花絮就十分想画了,求求他们去结婚啊!

说给公开袒护抄袭惯犯Aim的群主桉子

我就是那个被嘲“您进群到现在就说过28句发言记录您才磕多久”的人。真的是叹为观止了。

安妮:

首先打扰tag了,我只是个小透明,人微言轻,但今天有些话实在不吐不快,Tag会在72小时后删除。


 


今天我要挂的是一个Newtmas百人群的群主@桉子 ,在群友发现群管理就是在那个在锤基和红海圈的抄袭惯犯Aim后(红海圈名:狙击你的心哦哦,迷宫圈名:奶桑信),群主表示:这里是磕CP的群,我不会撤掉Aim的群管理,不服气的自己退。在遭到多方质疑后,群主使用了权限踢掉了不满Aim抄袭的人。


 


原来在迷宫圈,抄袭狗不用退群,反对抄袭的人反而要退群?这波操作真骚,以下是群主在群友质疑时的回应:


这个是精简版的群主劲爆发言集合
这个是完整版的聊天记录


 


Aim在锤基圈抄袭的实锤:石墨备份 微博原链接 微博原链接2


Aim在红海圈抄袭的调色盘: 石墨备份1 lofter原链接1  石墨备份2 lofter原链接2


Aim所管理的Newtmas群:石墨 Aim为群管的资料可在上方红海挂po中取得


 


一个被锤基圈和红海圈唾弃的抄袭惯犯,反而在迷宫圈得到了支持,这种公然纵容抄袭的行为,是想让迷宫圈变成垃圾废料回收厂吗?


 


面对抄袭,站出来的人被说成是煞笔,试问不闻不问的才是混圈真理?


我嗑CP,我给原创的产粮太太点赞留评


你嗑CP,你维护你抄袭的亲友,还想拉上一整个群的人为抄袭者买单


 


你说我不熟悉这个抄袭惯犯,不可妄加评价?


我针对的是她屡次抄袭的这件事本身,不是针对她这个人


而你也了解她抄袭的这件事,你选择了无脑对人,对事实真相视而不见


这不是咱们三观不合,这是你作为大群群主却维护抄袭的三观,有问题


这个抄袭者有没有悔改,从她小号自杀三次又卷土重来,可见一斑,不是每个人都没脑子。


 


是我选择把自己的时间,“浪费”在对这个圈的维护上


你可以选择置身事外,但你没有资格指责站出来反对抄袭的人


 


对抄袭行为的冷漠,就是对原创作者的伤害


套用抄袭惯犯Aim的一句名言:如果我死了,那么每一个曾经撕我抄袭的人都是共犯


如果迷宫圈今后有了抄袭之风,那么每一个曾经沉默的人,都是共犯